经典案例

一起诈骗罪的辩护词

本案发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是因申请新型农业主体而产生的诈骗案,本所律师段静岩为被告出庭辩护,段律师主张本案被告应属于犯罪中止,最终辩护成功,以下是段律师的辩护词

吉林省公主岭市人民法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接受涉嫌诈骗罪的被告刘岩的委托,作为其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现依据事实与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经阅卷及对被告人的会见,综合所有案情,辩护人认为本案对刘岩指控的诈骗罪犯罪未遂的证据不足,应认定为犯罪中止。具体意见如下:

一、根据侦查机关的调查证据,辩护人认为刘岩的犯罪主观方面中,犯罪意图并不鲜明,这恰恰也成为他日后中止犯罪的主观原因。

1、具体表现:刘岩常年从事农业经营活动,本次犯罪之初,也只是想多买几台农机,后受李占明劝说决定扩大经营,在扩大经营的过程中听信他人诱导,认为签订土地流转合同只是在成立新型农业经营体的过程中需要准备的一个必要条件而已,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会发展成为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只是想通过该方式够买农机能便宜些,节约生产经营的资金成本,扩大经营规模,而没有利用制假骗取资金为自己享乐挥霍。

2、刘岩对于建设申办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政策并不十分了解。《2016年吉林省全程机械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机装备建设实施方案》第6页:“(二)建设规模。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旱田经营耕地面积应在1500亩以上,……”。也就是说,申报成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于旱田耕地面积的要求最低达到1500亩就可以,但是刘岩却认为需要5000亩以上,所以后续的行为完全是在知悉政策的他人引导下操作的,并非自己主观愿望。

在公安机关备案的一份署名为李占明的《举报信》中写到“吉林省2016年新型农机经营主体文件明文规定,新型主体必须持有年农村(合作社)与农户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土地流转是指合作社在农民手买地)5000亩(337垧)才够新型主体标准。”这恰恰印证了被告刘岩的供述(询问/讯问笔录2017年6月21日11时00分至2017年6月21日16时10分第二页)“李占明跟我说这个新型合作主体申报的必要条件,首先我得有5000亩土地流转合同”。

辩护人认为刘岩的行为动机是基于被引导而形成的,缺乏独立且有恶意的犯意,望法庭予以注意。

3、在公安机关询问/讯问笔录2017年9月11日10时25分至2017年9月11日11时55分黄智力的笔录中有如下内容:“问:在公安机关第一次询问所陈述的情况是否属实?答:有不属实的地方。问:哪里不属实了?答:你们公安机关第一次问我的时候,我说的刘岩跟我说他想干大事业,流转了5000亩土地,还有一万平土地盖农机库,这个事实不属实。事实是刘岩找我就是办粮食收储公司,我帮他联系的项目农机,没有流转土地等这个事情”。可以看出,刘岩供述属实,他并没有签订假5000亩土地流转合同的主观故意。也可以看出,本案中举报人所写举报信的内容是否真实是存疑的。

4、证明被告刘岩有非法占有的主观目的证据不确凿。

刘岩最初的想法只是希望在购买农机的时候能够价格便宜,而不是所谓的利用申报新型农业经营体来获取补贴。

2016年吉林省全程机械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机装备建设项目检查验收及资金补助办法》第25页:“(二)补助标准。1.机具补助标准……2.库棚补助标准……”。可以看出,补助内容涵盖机具和库棚,并没有流转的土地。《2016年吉林省全程机械化新型农业经主体农机装备建设机具配置表》中关于旱田要求配备的农具是“4铲以上深松机、4行及以上牵引式免耕播种机、18马力以上自走式高杆作物喷杆喷雾机、4行及以上玉米联合收获机、秸秆捡拾处理机械、50-110马力拖拉机、120匹马力以上拖拉机(以上为必配机械)。4行及以上玉米籽粒直脱联合收获机(选配机械)和烘干机(选配机械)”。而刘岩是怎么做的呢?由公主岭市奇瑞农业机械有限公司在2017年3月3日出具的《关于公主岭市奇瑞农业机械有限公司与公主岭市北方农机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2016年9月19日购销农机合同的说明》中写道:“公主岭市北方农机种植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因资助金问题实际购买53台玉米收割机,博马拖拉机1304型号3台,世纪红654型号3台”。可以看出,刘岩并没有按照国家相关政策的要求去购买农机,他签订了5000亩的土地流转合同,购买了大量玉米收割机,库棚没有盖完就停工了。

辩护人认为,如果刘岩是以申报新型农业经营体骗取补贴,为什么不按照要求去购买农机具呢?为什么不坚持把库棚盖完呢?我们不难看出,正是因为刘岩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有可能触犯法律,所以没有继续按照申请农业新型经营体的要求去操作。他没有按照要求购买农机具,没有完成库棚的施工,也就通不过未来的验收,也就拿不到补贴。而他寄希望能够在收获季节让他大干一场的收割机又无法正常使用,几经维修也无法达到大量快速收割的目的,使他错过了收割的黄金季节,造成了大量的损失。就这点而言,本案的被告刘岩同时也是一个损失惨重的受害者。

二、刘岩的确伪造了土地流转合同,但是这一违法行为并未造成公私财物损失的结果。

公诉人指控:2016年4月至2016年11月11日,刘岩等人利用虚假签订的五千亩土地流转合同,骗取吉林省全程机械化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格,后购买53台大型农机具,拟骗取吉林省新型农业主体购买农机具补贴资金1327750元”。公诉人认定的“拟骗取”,辩护人有理由认为这仅仅是公诉认主观推定的一个犯罪主观方面。而事实上,2016年9月份被告主动中止了继续申领补贴的行为,这一客观事实应该是作为本案认定的重要情节。

并且,签过的土地流转合同没有真正的流转,农民享有对自己土地的控制使用权,政府部门也没有给被告发放一分钱的补贴。可见,被告的行为并没有给公私财物造成任何损失,这也是本案认定的关键事实。

至于在公安机关备案的一份署名为李占明的《举报信》中写的“骗取了国家的补贴资金500万元”的说法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了。

2016年9月26日,刘岩主动给农机局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说明情况,并声明不参加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建设验收和农机大库验收(在案证据体现出2016年11月11日递交书面申请,放弃农机补贴)的情节,是本案的核心事实。另外,公诉人所述贷款不成的客观理由,并不是相关部门决定是否发放补贴的条件,请法庭务必关注,这对于认定刘岩的犯罪情节至关重要。

由此可以看出,被告刘岩并非存心骗补,反而及时说明情况,避免了国家损失的产生。辩护人认为通过以上事实的总结,完全可以证明被告属于主动中止犯罪。

综上,被告刘岩涉案的带有诈骗罪特征的事实只有两个客观情节。第一,制造了土地流转合同;第二,进入申请农业补贴的程序。但没有到农机局和财政局工作组的验收环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据此法律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这就要求认定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满足主客观方面的全部要求:(1)行为人主观上是出于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2)行为人实施了诈骗行为,且造成了后果,即给公私财物造成损失并形成具体数额。

诈骗罪的基本构成为:行为人以不法所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本案中,被告刘岩虽然签订土地流转合同、购买农机等,但他意识到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之时,便自行主动放弃了进一步完成犯罪的其他工作。《刑法》第二十四条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在本案中,被告刘岩的行为已经明确体现了其自动放弃犯罪,属于犯罪中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刘岩在被羁押之后不停反省,不断学习,深刻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深深的懊悔。案发后,刘岩年迈的双亲,瘦弱的妻子,年幼的儿子均因伤心忧虑而无法正常生活。刘岩因为惦记家人,使原本就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身体雪上加霜。而骨肉分离、相互牵挂这种折磨对于将亲情放于至高无上位置的中国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惩罚。在此,辩护人恳请法官给刘岩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从轻处罚,予以缓刑。

?

此致

吉林省公主岭市法院

辩护人:

怎么在365bet买球_365bet官网是什么_365bet比分直播001所 律师:段静岩

??2018年3月28日